戴眼镜的父亲显得文质彬彬的,大洋上手写远望家书 告白远方亲人作者

图片 2
通讯:大洋上手写远望家书 告白远方亲人

图片 1

通讯:大洋上手写远望家书 告白远方亲人中新网远望六号船2月20日电
题:通讯:大洋上手写远望家书 告白远方亲人作者:魏龙 高超
司洋摩挲信纸,彭新宇在思念母亲,面朝大海,凝望出神;放下钢笔,秦家飞在想念妻子,低首沉思,默而不语;装好信封,李文豪在思念孩子,脸露微笑,充满期待……在海上,没有网络、没有信号,没有短信和微信的提示声此起彼伏,手机权作闹铃,摆在枕边当摆设。这样的生活常人难以想象,却是出海的远望人最真实的写照。正值新春佳节,远望船员正漂泊在茫茫无际的大洋深处,他们拿起手中的笔、静静凝思,将想说的话写给等待团圆的人,以一封封家书告白家人、为全家祝福,在笔间流淌一份美丽的等待……彭新宇写给母亲贺秀荣:“小鬼头”已经长大,请让我替你忙碌“小时候最期待新棉鞋,千层底,都是你一针针纳出来,只在过年前才有;快过年了,家里又蒸包子了吧?还会在里面放硬币吗?掰开找,没有就丢给你,再去搜寻,这时你叫我‘小鬼头’,又爱又恨;印象中,你永远忙碌不停,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这次病下,就好好休息,长命百岁最重要。‘小鬼头’已经长大,请让我替你忙碌……”彭新宇,河南南阳人,来到远望6号船刚满1年,算是个新船员,最喜欢在甲板上看海、吹风,常常一呆就是很久,“没见过,新鲜,想让妈妈亲身感受。”除了上小学,这算第一次写信,开始真不知道写什么,可拿起笔就停不下来。从小村庄走出来,小彭有一种“农民儿子”的朴实,人很沉静,不太善于表达感情。“这几年,聚少离多,大哥在北京打拼,妈妈跟着去带孩子,只有过年回来几天,罹患癌症后,要不时化疗,更回不来。每次打电话,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关心我,吃得行不行,穿得暖不暖,身体好不好。每年,妈妈都要给我做新的鞋垫,到现在还带着,有些舍不得用……”26岁的小彭有一个最大的新年愿望,希望爸爸妈妈健康快乐。从来没对爸妈表白过,有句“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想对妈妈说:“妈妈,我爱你!”图片 2

儿子要写以远方为主题的作文,问我:“妈妈,离家多远,才叫远方?离开杭州算远了吗?或者要到北京那么远才算远方?还是要像小波哥哥那样漂洋过海,才算远?”

多远的距离才算远?我一时竟回答不出来。

清明节那天,我站在父亲那冷冷的墓碑前,才明白咫尺天涯,人天永隔——才是永远的远。

墓碑上的父亲穿着一件浅灰的毛线开衫,清瘦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父亲是突然生病离世的,墓碑上要放照片时竟然找不到一张合适的单人照。这张照片是我结婚那年的一张生活照,那时的父亲显得比较清瘦而年轻。其实父亲平时是不戴眼镜的,因为有些时候他的眼睛一遇风就要流眼泪,戴眼镜是为了挡风。

戴眼镜的父亲显得文质彬彬的,其实他这一辈子都跟这个词不搭边。他走起路来风风火火,老远都能听到那咚咚的脚步声;说起话来声若洪钟,永远不知道悄悄话要如何说。穿衣服不修边幅,每天晚上,母亲总要把他第二天的衣服放在床头,出门前还要给他看看衣领有没翻出来。他喜欢大块吃肉,也想大口喝酒,只不过酒量很小,而且喝一小口就满脸通红,这个愿望也只能想想了。

今天,母亲给父亲带来很多菜,也带了酒。母亲把两碗红烧肉在墓前放好,边放边唠叨:“这是你最喜欢吃的,以前你要吃,总要拦着你,总说肉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早知会这样,随你吃了。”

母亲倒了一小杯酒,说:“酒呢,少喝点还是好的,你也不会喝酒,意思意思。”母亲把饭菜都放好,站起来看看,又蹲下去把所有的碗筷都拨弄整齐,然后站起来又看了看,转过头,看着我们笑笑:“以前啊,你外公活着时常说,宁可活着祭喉咙,也不要死了祭棺材,你外公最看不起的是那些活着不孝顺,死了大摆排场当孝子的人。点香,叫你爸爸来吃吧!”

哥哥上了香,当那袅袅清烟往上飘时,侄儿问:“为什么要点香呢?”嫂子说:“听说,香一直向上飘,会向上天传递信息,闻到香味,你爷爷就知道了。”侄儿说:“原来这就是同阴间打电话。”说到打电话,我想父亲是世界上最不会打电话的人了。每次接到我们的电话,如果母亲在家里,你就能听到电话那头的吼叫声:“XXX,有电话!”然后,电话就到母亲手里了。如果母亲不在家,电话那头像敲锣似的就在那叫:“你有没什么事?你妈刚走出去了!有没什么要紧的事?”我说,没啥要紧事,就问问你们好不好?然后父亲就会继续吼:“没事啊?长途电话很贵的!那我挂了!”我抬头看看墓碑上的父亲,父亲仿佛在向我们吼:“这么远来干嘛?天下雨,高速公路很难开车的!你哥会来看我的!”因为父亲的大嗓门,母亲没少唠叨他:“你说轻点,这么响,不熟悉的人以为你在骂他呢!”父亲的说话为什么总这么响呢?我想这与他长期工作在厂里有关吧。他曾经是技术员,后来当了大车间主任。那车间的声音,不放大嗓门是听不清的。久了,也就改不过了。再后来当了厂长,开会时虽然有扩音器了,他还是那么大声地吼。父亲平时是很开朗的,从不与人争吵。有什么事,一笑也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