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只是帮助别人在网络上发布信息,「怕怕」APP想实时解决人身安全问题

图片 2

原标题:「怕怕」APP想实时解决人身安全问题,“互联网报警”是怎样一门生意?

图片 1

图片 2

互联网行业的跟风现象真的很严重,一个方向火了,产品就会铺天盖地的出现,团购如此,直播如此,内容产品也是这样。我之前的工作经历就是做内容型产品的,可能表面上你看只是一个内容平台,或者再延伸一下说是内容社交,但我老板讲他要做年轻人生活方式的入口。这个观点把产品的未来一下打开了,生活方式这个概念很大,包括生活中的很多方面,而互联网产品做生活方式这门生意就是通过自家产品去影响人们的生活。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最开始互联网应用于人们生活是门户网站,由一帮编辑撰写新闻后发布在一个页面上供上网的人查看。这个阶段,民众基本上没有参与,只是单纯的作为信息的接收者。后来有了聊天室、SNS,我们在网络上可以感受到一个人的存在,用户可以参与进来,发布任何信息,彼此之间可以交流,最后结交成朋友。

【本文来自钛媒体特色栏目「快公司」,项目由TMTBASE 「我造」社区推荐】

再到后来出现了一些公司希望借助网络帮助人们进行交易,一开始只是帮助别人在网络上发布信息,约束发布信息的形式,帮助有需求的双方建立联系,具体的钱物交易还需在线下完成。再发展,出现了在网络上直接卖商品的公司,自己搭建仓储、物流体系,用户在网上完成选品,下单和售后的过程,靠着配送团队把商品送到人们手中。

数据和网络一方面便利了我们的生活,而硬币的另一面,则让安全问题更加严峻。最近半年来,针对女性和弱势群体的恶性事件频发,在滴滴乘客遇害事件中,服务平台与警方的沟通
bug
就备受诟病。近期,有用户——尤其是女性用户——通过微博向身边朋友安利一款名为“怕怕”的产品,引起了钛媒体关注。

一步一步,互联网对人们的生活改变很大,貌似也到了这个阶段,互联网要更深层次的影响人们的生活。后续我将开始围绕生活方式这门生意写一个系列文章,我也不知道会写多少篇,只要想到了就写吧。

“怕怕”APP这款产品的用户群主要是女性,功能用四个字来描述就是“一键报警”。当用户注册之后,可以设置“紧急联系人”,同时还可以设置防护时间,系统会同步进行倒计时;如在倒计时结束前用户不做“取消”,APP会自动打电话给其紧急联系人(即一键报警);此外,怕怕APP还内置了模拟语音和来电功能,视频求救功能则可以实时记录歹徒的相貌声音。

这篇文章列举一下做生活方式这门生意的互联网产品,如果你所在的公司也在做生活方式的产品,正好也可以参考一下。

“怕怕”APP是北京“有我在网络科技公司”旗下产品,据了解,该公司也是众安保险孵化出的第一家公司,目前已经独立运营。这家专注关注人身安全的早期公司,三大股东分别为众安保险、携程和深圳位置网。

1)内容型的产品

“有我在” CEO
王东告诉钛媒体,他在任职于众安保险时就开启了这个项目,从2016年至今已运营三年。目前可以为用户提供一整套人身安全解决方案,包括安全软件“怕怕”APP、智能报警器以及相应的后端服务。

内容型的产品列举3个,一个是片刻,一个是MONO,另外一个是开眼。不同的是前两个产品的内容形式主要是文字,而开眼主要做的是视频。内容定位也不同,有的是偏向于情感类的内容,有的是偏向于工作技能型的,关于职场中的内容,还有就是偏向于生活百科的内容。

在安防领域,海威康视等传统的安防巨头、商汤和旷世科技等独角兽纷纷切入大安防市场,无论是视频监控还是公共安全,做的主要是企业级的生意。而在人身安全防护领域,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市场缺口。

之所以将开眼这个产品归纳其中,在于开眼的视频很多都是讲述别人的经历和生活状态,了解别人的故事能让我们开拓自己的眼界,长见识,会引起自己对生活的一些思考,进而达到改变人们生活的目的。

在中国,紧急救援一直不是很完善。王东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表示:

2)垂直的兴趣社区产品

一方面,传统的防身产品无法满足用户需求,比如防狼喷雾在国内是管制用品,而高分贝报警器虽能震慑歹徒,却也可能激怒对方;另一方面,即便有防身产品,用户的求救难以及时得到警方或救援机构的回应。也就是说,当紧急救援服务无法形成闭环时,救援的效率便无法保证。

垂直类的内容产品,这类产品只瞄准特定的人群,例如懂球帝这个产品只面向足球迷,聚合足球的相关资讯,Mark这个产品,面向的受众是影迷,专门用来推荐并且分享一些好电影。数字尾巴是一个数码产品分享社区,聚集了一群数码爱好者。

面对这一问题,“有我在”公司想要打通救援服务的每个环节:事前预防;事中对接公安、医疗团队与民间救援团体;事后为用户提供电子存证和相关保险产品。

除了按照兴趣维度外还有根据用户群而打造的兴趣社交产品,例如same和火柴盒。但是我也不想将这类产品归类到生活方式中,因为这些平台主要是连接人,帮助你交到朋友或者说解决孤独寂寞还不能算是改变生活方式。

目前,“有我在”已经与国家信息中心旗下的国信嘉宁达成合作,将用户所有的证据进行电子存证,方便用户维权。同时众安保险也会为有我在提供相应的保险产品。

2)电商导购产品

“怕怕”有“防护自己”和“守护他人”两个模块。防护模块包含定时防护、一键求助、视频语音求助和伪装来电功能,不仅能对不法分子起到威慑作用,更能让用户在紧急情况下不动声色地完成报警。一旦用户发起求助,“怕怕”的客服团队就会迅速联系其紧急联系人、公安机关和民间救援。如果受伤,还能同时联系医疗机构。

生活中我们总是会用到一些有帮助的物品,相比较精神层面来说物品上的改善让人们的感受更直接一些。可京东和淘宝这样的电商也不能归纳为是属于生活方式这门生意的产品,因为电商只是把商品展示出来然后按类型分类,用户根据自己的需要购买就行。算起来电商只是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了一些便利性,多了一个购买渠道。

而在守护模块中,用户可以添加朋友,互相查看实时位置。出于隐私考虑用户也可关闭该功能。“有我在”同时推出了智能硬件报警器,能与软件配合使用。

我要说的是那些电商导购类产品,这类产品的价值在于告诉人们商品该如何使用。这方面的产品如礼物说和半糖,根据人群和场景等维度去推荐商品。除了根据用途来给人们推荐商品外,也有一些是面向某一个行业的垂直导购平台,最近在家居领域出现了好多这种产品,例如好物和好好住。

“怕怕”在两年前还是一个单独的创业项目,产品使用场景十分特殊,面临“使用频次不高”的问题,因此曾遭到质疑“是否撑得起一个商业模式”。

3)特色电商平台

随着产品的迭代,这个单独的创业项目已经扩展到“有我在”提供的新的场景服务——从个人防护逐步扩展到家庭防护场景,并且在不断开拓新的场景,同时商业模式也更加清晰。

近几年也出现了很多新兴的电商平台,不同于京东和淘宝,这些电商平台会售卖一些特色的商品,例如回家吃饭,专门销售私家美食,用户可以直接与厨师联系,吃一顿特意制作的美食。还有一款产品叫觅食,他们会吸引一些民间特色的美食家入驻。